表嫂莫奈

 「你表兄出差未归,家里水龙头坏了,泛滥成灾,速来!」

  这个表嫂真是有趣,家里水龙头坏了可以叫佣人修理嘛,还发什么短信过来,好象很急的样子,人家吉池明步的《淫语》正看一半,手枪还没搞定呢?这个女人,有机会一定要替表兄狠狠「修理」她一顿。

  今晚的天空很清朗,夜色中闪着点点淫光。这样的月色真是TMD爽啊,淫色的月光下,男女特别容易思春发情。难道表嫂也……嘿嘿……我骚骚地想着。
  进了表哥的别墅,发现屋里特别的安静?难道用人都走光了?这表嫂……有意思,我喜欢。

  上楼刚刚爬完楼梯,表嫂已经站在楼梯口上,身上穿着迷你泳装,看得我鼻血都差点出来了。靠,真的是泛滥成灾,要在家里游泳?女人要是发起浪来,十个男人也会被吞下去了。

  看我呆在那里,眼睛一直在她身上流转,脱掉上衣,一抚肩上修发,嗲声道:「还不快过来,水龙头走水地很厉害。」

  靠!那样子说有多骚就有多骚。我狠狠吸进快要滴下的口水,上前四处找看道:「没有啊,你家里很干啊,哪里的水龙头坏了?」

  表嫂莫奈走到我身前,将身上仅有的泳裤脱了下来,模样楚楚地道:「看,这里的水龙头坏了,人家这里可是一直都在流水的。」把伸进肉穴的手拿出来,上面水泽光亮,果然是「水龙头」出问题了。

  「人家在房间等你进来修理哦。」

  说完嘻嘻一笑,摆了个天真可爱的POSE。天啊,偏偏这样的「天真」是最容易引起男人遐思的。圆滚的胸部挺立着青春的气息,两个乳晕象新剥鸡头一样。双手叉腰,长发披肩,模样清丽而笑容淫荡,满含挑逗。

  这表哥也真是的,留着这么个骚包放在家里,存心要给自己搞顶绿帽嘛!不过话说回来,这么好的资源不好好地开发利用,这叫暴殄天物啊,那可真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啊,现在社会不是提倡节约反对浪费么?他今天出远门,我这个做表弟的只好免为其难替他开垦开垦这片良田了。不过先说明哦,我是很正直很纯洁的,至少是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龌蹙哦。这次纯粹是义务劳动,义务的哦。
  我的下身早早就很「不争气」地挺立起来,哎土包子就是土包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一辈子没见过美女呢。嘴上却答道:「干要到房间里修理啊,在这里修不是很好么?优秀的水管工是不会在意维修的环境的,不管怎么恶劣的环境,他总会很出色地完成任务的。」管怎么样,牛皮总得吹吹先。

  「真的,这么厉害?」奈走到跟前,蹲下,解开我的腰带道,「先让我看看你的工具先,是不是真的象你说的,有这样的厉害。」

  我的三枪内裤被她「赤」地一声扒下来。呜呜……男人被女人扒裤子,耻辱啊!更让我汗颜的是那个不争气的家伙,「突」地一下跳了出来,还骄傲地挺立着闪着乌黑的光泽。

  这时候还这么拽,要不是有外人在,老子,老子早就揍你个稀巴烂了。
  「哇!」她赞道,「你果然没有吹牛。」

  我嘿嘿地笑了一下道:「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很诚实的,从来不会说假话。」
  表嫂看着乌黑的龟头,马口隐隐有滴液体,双手握住尘柄,用舌尖舔了一下,抬头看着我,双眼隐含水雾,有说不出的挑人心魄,腻声道:「龟头色泽沉淀深厚,最近一定勤于耕耘了。」

  天大的冤枉啊,最近连根女人的毛都没摸到,还耕耘个屁啊。唯一的对手只有左右手了。色素黑泽是天生的。倒是龟头被她一舔一阵舒麻直传大脑,双肾精关大开,心中一紧,奶奶的「舌劲!」啊。

  收摄精神,调节呼吸。幸好本公子曾经御女无数,精通各种采补之道。这个漂亮的表嫂竟然精通千古不传之密的《采女势》。有意思,真是太有意思了。
  我叹口气道:「天大的冤枉啊,最近连根女人的毛都没摸到,你看我这些工具上的泥垢多厚啊,一看就知道是很久没有用过的了。」

  她啐了口气,吃吃笑道:「小样!让我先为你清理清理农具吧。」说完,把我的整根阴茎含入口中,啧啧有声地吞吐几了下,不会儿,又在龟头处喳了起来。我酥麻难耐,不觉呼了出声,双手紧紧抱住她的头。

  她吐出了淫根,淫根经过她口水的「洗礼」更加地粗黑,这时已是青筋毕现。她嗲声道:「农具清理地还满意么?」

  满意,当然满意了,这么好的口技,没有出去服务广大淫民大众真是浪费啊。
  不等我回音,又含住龟头,口齿不清道:「要来厉害的咯。」

  来就来吧,这女人,还说什么话啊,喽~ 喽~ 喽~ 我怎么浑身爽得发抖啊。

  她用舌尖不停挑柔我的龟头,龟头就象虚空中漂浮的球体,来回旋转,不时碰到她温暖的脸颊和上鄂肉壁。时而感觉清凉,时而感觉温暖,竟有冰火的效果,又有漫游的舒泰,似是而又不是。感觉很是奇特。我知道,这定是传说中的「顶珠势」。还好我精练了十年的「锁精术」,牛皮可不是吹的,要不然在她这样的「舌劲」攻击下,早就精关不守,一泻如注了。

  各位狼友可能对这《采女势》不是很了解,先给你们介绍一下。

  这《采女势》相传创于数千年之前,原创者早已无可考证。只是依附于《素女经》之中,其内容晦涩难解,后有考古者在汉马王堆出土的典籍里发现这样的一段记录:「世人只知世有《素女经》而不知另有《采女势》。有采女者,妙得道术。爱精养神,服食众药,得长生。创男女相成,天地相生之术。天地得交会之道,无终竟之限。」(关于《采女势》相关故事,详见正在连载的拙作〈清风引〉嘿嘿……打个广告)

  莫奈用顶珠势挑了会龟头,通过阴茎的脉动发觉精关没有开启的迹象,脸中出现了惊异的神色。接着用双唇温暖地含住龟头根部,舌面在龟头面上「贴」一圈,突然后缩。我龟头前面顿觉真空,突又有一凌厉劲风从马口传进来,我打了一个颤抖,立时精关大松,犹如滔滔大水一发不可收拾。精液到了阴茎茎部发觉竟被堵住。原来是她用舌尖顶住了马口。

  我心中暗叹:「原来她竟练成了舌劲中最难最高的灵虚劲。」

  她松了马口,精液源源地流进了她的口中,我整个人立马有种虚脱的感觉。
  哎,原来是过来修理水龙头的没想到自己的水龙头倒先坏了。丢人啊。
  她笑了笑道:「你这工具看来也不怎么样啊。」

  我老脸一红,不服气地道:「《采女势》也不是什么天下无敌的绝学。」
  莫奈听了我的话,脸色微变:「你知道《采女势》?」

  靠!当然清楚了,没有两把刷子还敢在江湖上混么?不过刚才的表现的确是差了点。哎,这也是我战争史上的一次污点啊,连人家的毛都没碰到,就被缴了械。下不为例哦。

  莫奈叹了口气道:「你表兄其实是被我吓跑的。说是出差,其实是躲避。我们认识了这么久,从相识,相恋到结婚,他至今还没得到过我的身体。」

  不会吧!表兄简直是男人的耻辱啊。

  「我好爱他啊,但我又好寂寞啊。我好想要男人啊。」

  嘿嘿,这女人要是发起骚来杀伤力真是比原子弹还强。哎,谁叫我心软呢?心软就是我最大的缺点。表兄啊,今晚兄弟也够仁义的了,为了表嫂的性福生活,时刻准备精尽人亡了。

  我抱起表嫂,让她坐在楼梯的扶手上,我蹲下身,这样她的整个洞口就在我的眼前了,用双手扒开穴口,一股腥燥味迎面扑来。

  靠!什么骚B啊,这么臭。真是人骚,B更骚啊。

  为了表兄,为了千千万万的男人的尊严,为了一洗雪耻。再骚的B也要上。
  舌根直探密洞,表嫂浑身象触电一样颤抖了起来,淫水滋滋直流。我是满嘴的「农夫山泉」啊,不过这味……呵呵,好象微量元素的含量高了一点,稍微有点咸。

  我舌根曲成棍状,在洞口直进直出,有时进去时,舌片趟成片状。变化刺激了阴道膜壁,搞得表嫂颤声叫个不停。

  表嫂抱着我的头直颤声,那声音真可以迷死十头发情的公牛。

  「表弟,你这舌~ 舌头,好~ 咿呀~ 好~ 咿呀~ 厉害啊。啊~ 死了。」

  废话,这可是我的绝技「灵舌棍法」,不搞死你,我还有面子么?

  表嫂抓我头的手越来越紧,不停的往她跨下塞。速度越来越快,越来越急。见她身子一挺,「咿呀」一声,突然停顿下来。

  「哧!」我被喷了一脸的水。

  晕!水龙头好象更坏掉了。

  表嫂软趴在肩上,喘着香气。腻声道:「你这死鬼,还真有两把刷子。咿呀!你,你干什么?」

  嘿嘿,终于扳回一局了,老子怎么可能会留给你喘息的机会?

  抱着她的身子往卧室走去,嘿嘿两声跟她道:「夜深了,有点凉,咱到屋里修水龙头去。」

买醉过后我迷恋上了你的床

冬天的夜晚除了冷还是冷,本来还有个温暖的怀抱,但是可能那个混蛋现在正抱着别的女人逍遥呢。对于这种人渣,我从来不稀罕,反正自己也没吃亏,仍是冰清玉洁的“圣女”。说实话,我已经快从“圣女”变成“剩女”了,并非姐姐我要求太多,只是周围这些“花心大萝卜”实在提不起我的兴趣。没办法,夜晚的寒冷只能自己扛。

公共汽车上的尴尬

我是一所中学的微机室管理员,学校距离我家很远,而且我的每天的工作时间很长,几乎每天晚上搭乘十点半的末班车从起点到终点回家,车上总是空空荡荡的,我已经习惯了。虽然同事总是很同情我的处境,但我喜欢这样,因为我的性格内向,不喜欢和别人太接近。